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忘了吧

订户

字体大小:

每逢清明和中元节,我妈总是悲恸泪崩。什么事,时光飞逝那么久,还让她哭断肠。那是妈的长子,我的大哥十五六岁时,在日本鬼占领时期,有一次突然发高烧不退,嚷着有人要带他去远方的呓语,挣扎多天,就溘然长逝。

我那时三岁吧,躲在门后,蒙蒙胧胧好像是堂兄弟和邻居帮忙把四块板钉成棺材,我们小孩被赶入房间,接着罗厘车哒哒声开走了,印象模糊。听说日本鬼发现多人聚集会胡乱开枪,所以一切都寂静无声,都掩口而泣,不敢号啕大哭。只有哥哥养的黑狗,口朝天长嘶哀吠,几人低声召唤“魂兮归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