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都怪敏吧

订户

字体大小:

你想知道何谓有缘无分?请看看垮掉的一代和我。

在美术学院打发时间那几年,女同学提起某位教文学的老师,轻则不吝流露叫春猫表情,重者即席复制爱情动作片全套功架,平日热情奔放的固然踊跃摆出放荡姿态,就算胸前挂着淑女招牌,也不惜撕破脸皮自毁形象。张爱玲《同学少年都不贱》里天真灿漫的寄宿生,“各人有各人最喜欢的明星,一提起这名字马上一声锐叫,躺在床上砰砰蹦蹦跳半天”,一九七几年在加州磨练艺术细胞的女流氓品味却不分彼此,纵使没有读过《红楼梦》,亦偷龙转凤演绎曹雪芹的“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化悲为喜集体把三千宠爱灌注在同一朵鲜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