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宵奔兮

订户
Marc Allante的绘画作品《阿基里斯》(Achilles)。

字体大小:

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成人”品格,终究是学得会忍耐和接受,摆脱了儿时的任性与恣逸,养成一些规矩,束限自己。所以,一口气跑了好几年。

直到现在,一晃几年过去,我,一个成年人,每天晚上出去跑步前,还是会跟自己耍赖似地推脱着:“不要跑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