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我也走你的路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会永远记得2016这一年,因为这一年我损失了好几副眼镜。先是Bob Dylan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垂青,接着是美国人升起一块烂布为国旗,然后就是我们的老情人Leonard Cohen离开了我们。更早之前,阿巴斯随风而逝,王子消失在紫雨中,艾可带着鲑鱼去旅行,宝爷离开了这颗蓝色之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