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象征先进思维的西方,也确实在多方面有所成果。但如今世界所面临的许多衰败,无可否认是这些主张的因果关系。像尼尔森(Nielsen)这类偏好于指数的机构惯于把人定位为“消费者”,更以“消费与工作前景兼个人财政状况”的标准称之为信心指数。因为消费者减少了家居布置、买新衣服以及开始购买便宜的杂货品牌,这些机构就能理直气壮地定义出一个国家经济的成长复苏和衰退。他们光明正大的以国人“减少开销”而导致国家出了问题作为论述。更好笑的是,社会人士的乐观或悲观也被信心指数所绑架。请问这门科学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抽象?一个俯视局部的系统可见一斑,根本不值得我们信任。然而各国政府和领导都乖乖就范,跟着指数的屁股趴趴走。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