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发不如雪

在美发院耗了四个钟头,我的松毛狗发型经历剪、洗、电、染、焗、吹几个冗长步骤后,方才大功告成。修发师姐在小纸上列出剪、电、染的收费,共计250令吉,让我像割了块肉般痛。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出来抛头露面找吃,总不能披头散发破坏市容呀。像我这样白发零星、不黑不白的灰色地带阶层,是属于最不幸的带发却不修行者。因对某些染发剂过敏,须小心选择染发剂,但不染发又出不了街,为了羞涩的阮囊着想,多年来只会在家拉不必付钱的宅夫作DIY。效果虽然不尽理想,但胜在省时又省钱。

半黑半白的灰发让人灰头土脸一脸倦容,若能像周杰伦的《发如雪》就好了,至少可以“凄美了离别”。若是少年白头,那就更加有型。

有位份属同行的女士,大概五十上下,眉目清俊面容姣好,加上一头闪闪发亮的经典卜剪(Bob cut)银发,坐在那里不说话,也有母仪天下的风范,一直让我很羡慕。

如果白发能白得像她那样的“白银帝国”,一点也不可怕。最怕是那种白得不彻底的黯哑干燥灰发,像从前办事处的一名阿姨,就被嘴巴不留情的同事私底下称作“白发魔女”,真是有够抵死。那名阿姨当年也不过40岁出头,却毫不关注仪容,天天顶着一头灰白的乱发出来见客。若不是放弃自己,便是自信心爆棚,不担心未老先衰的残样会影响升职机会。

能够像《白发魔女传》那样一夜白头倒也不坏,至少从此可以把心一横,不必一头半个月便得上美发院或在住家求求其其DIY染发。孤陋寡闻的大婶,以为这便是灰色地带者的唯二选择。

却原来还有另一个不必挤在美发院排队轮候或等而下之的自己执生方法,那便是电召修发师父带备全副家生上门,在家中舒舒服服享受美发外卖服务。经某高官命妇投诉她的美发师父收取1200令吉的高额收费后,如今全国上下无人不晓,上门到会的美发师原来这么有价值。

锱铢必较的小气老百姓听到千千声的染发费,无不瞠目结舌,为打生打死才争取回来的900令吉最低月薪而惭愧。朝庭命妇还谦称自己为没有收入的家庭主妇,间接称赞她的贤外助财来自有方,真是恨死隔篱。

小学上卫生课,老师问:“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有头发吗?”我举手回答:“可以梳马尾,又可以绑辫子。”全班大笑。正确答案竟然是为了保护头颅和调节体温,美不美还是其次。

年轻力壮身体健康,头发自然也亮丽茂密,这个道理在中学读韩愈的《祭十二郎文》就有所体会。修道院一班女孩子,听老师念到“吾书与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如吾之衰者,而能久存乎?”,齐齐哗然叹息。年未四十就发白、视茫、齿摇,怎样才能挨到七老八十喔?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理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