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昌:花为媒

酝酿了很久,终于有机会和太太沿着南段铁道走廊,徒步走到走廊的尽头,换来的却是微微的失望。旧丹绒巴葛火车站已被绿色的篱笆围了起来,只能远观而不能亲近,真是美中不足。

失望之余,我和太太从走道的一旁转进附近的一个小组屋区里。落入眼前的是一排漂亮的老雨树,几座组屋就建在小斜坡下。看来这里有不少爱花草的人,组屋底层的好几家门口的空地上都种了一些花草。爱花的太太立刻被那花草吸引,要着我一起下去看看。

下了小斜坡,发现底层组屋的大门都关着,我们自问也不是偷鸡摸狗之辈,就大大方方地沿着组屋,一家一家地欣赏花草。看来各家各有所好。除了赏花,有一家偏好草药,我认得有穿心莲、车前草、七星针等。还有一家种瓜菜,小塑胶箱子里种了一些蕹菜和菜心,苦瓜藤攀在架子上开着朵朵黄花,好看极了。

来到靠边的一家,马上被红艳艳的辣椒所吸引。一棵不到半米高的辣椒树结了不下20颗辣椒果,颗颗有十来公分长,完美而且红得发黑。正当我们在打量着那棵辣椒树时,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也许她早就看到我们入神地看各家的花草,问到“你们也爱花草吗?”我们点了点头,她马上如见到故交般,急不及待地一一为我们介绍她的宝贝们。

原来这位菲律宾妇人已经在新加坡住很多年了。工作了半辈子,刚刚才退休,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回祖国去。她正烦恼着要怎样处理自己的这些宝贝,尤其是那些较少见的花草。看到我们也喜欢花草,就说要交个朋友,来日可以把她的一些宝贝托于我们。

结果聊到兴头上,当下就叫我们带几样植物回去,还说改天要邀我们去她菲律宾的家看看。

交换了手机号码,交换了面簿户号,陌生人就这样以花为媒,成了朋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