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黑色圣诞

想起你

本来计划在北京度过圣诞,然而熬到廿二日已忍无可忍,每天除了会议,其他能做的事便是窝在酒店房间里,上网,看书,写作,实在不敢踏出门外半步。

即使在房间里,吸入的空气仍有异味,仍觉混浊,已是五星级酒店了,但因雾霾过于严重,再好的通风系统亦抵挡不了毒气,几乎坐在房内仍要戴上口罩,若真在此过节,必是百分百的黑色圣诞,别搞我了,不管要补多少钞票,都要抢个机位回港;我的香港我的家,我的,清新的空气。

在京时,有个晚上被迫应酬,汽车来接,司机一套整齐的黑色装,MIB,连口罩亦是黑的,有点韩look,也有几分幻科电视剧的神秘感。我在酒店门外等待,当然亦有口罩,他下车替我开门,互相轻轻点头,用眼神确认彼此身份,又似在拍谍战情报片。

朋友告诉我这阵子的北京特别宁静,一来是人人戴着口罩,街头上,地铁里,无声胜有声,所有人的眼神充满绝望,连眼珠亦是灰的,绝望的灰色。二来呢,就算不戴口罩,大家都无心说话了,唯一愿做的事情是低头望着手机屏幕,努力在小小宇宙的声光幻影里忘掉眼前大大皇城的悲惨现实。可怜呀中国人,中东天空的战火弥漫来自废墟轰炸,此地的天空毒雾却来自贪婪与不节制、粗暴与不珍惜,以经济之名,以发展之名,把环境践踏得焦头烂额,而到最后,焦头烂额的终究仍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大地轮回,自有逃避不了的因果报应。

而那夜的应酬结束后,六七个人在踏出主人的大屋以前,动作非常一致,就是伸手进随手的包袋里熟练地掏出口罩,一秒两秒三秒,火速戴到脸上。主人是一名年逾70的“军二代”,站在旁边送客,忍不住开玩笑喊口令,拉!举!套!拉是把口罩的带子拉长;举是把口罩举高到头上;套是把口罩套到鼻和嘴巴前面。一个口令一个动件,确实似行军时的标准训练。于是所有人忍不住笑了。都是50岁以外的男子女子,笑得天真似孩子,却又于天真里有苦涩的味道。

我在北京时,PM2.5每天超过350,到晚上11点后,更高于450,朋友说华北外围许多工厂在11点至半夜4点之间偷鸡开工,因为这段时间没有巡查,较为安全,而结果,帝都的天空是夜夜黑色,非因没有阳光,而是有着太多三不管。

北京450。成都1000。石家庄1200。天津1250。大国崛起,只可惜,PM2.5比GDP崛起得更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