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南发:分合皆缘

这件被切割成七段的巨画,有四段已集中在香港,另三段仍流散海外,应该是被已知切隔得最厉害的一件中国宫廷古画,何时能够完整合璧,只能希望,没有答案。

元画《富春山居图》被分割300多年后,2011年在台北首次“相会”,为当年新闻热点。

百年来,也有一件清宫巨画,分离流散,屡遭隔裂,就是由清朝初年著名画家王翚60岁时带领数十位宫廷画家,自1691年开始,历时三年才绘制成的《康熙南巡图》(下文简称《康》图)。

这件作品共12卷,幅宽约68厘米,总长达200米,为典型高头大卷,重设色绢本,详细描绘康熙帝第二次南巡沿途所经过的山川城池、名胜古迹等,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

该图绘制前,每卷都需先由王翚画出初稿,呈康熙帝御览,确认初稿后才开始绘画正本,工程浩大。

巨画完成后的200多年间,这12巨卷一直收藏在故宫北面景山上的寿皇殿。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当时法军司令部就驻扎在寿皇殿,法军司令及高级军官分别掠走殿内众多艺术珍宝,包括《康》图12卷中的半数。

6卷被掠走的《康》图,后来逐渐从法国军官手里流出,分散世界各地。

目前《康》图保存的记录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有劫后幸存的6卷(卷1、8、9、10、11、12),巴黎Guimet博物馆有两卷(卷2、4),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一卷(卷3),加拿大艾伯塔大学博物馆有一卷(卷7)。

第5卷迄今下落不明。

第6卷流落欧洲民间,近年开始陆续出现拍卖场。

用“陆续”一词,除形容它先后出现拍卖场的次数,也形容此卷屡遭切隔分裂的悲惨命运。

此第6卷被人切隔成卷首、中段、卷末三部分,自1988年至2014年,先后出现于香港和法国市场。

最早出现的是卷末部分,由70年代任美国驻菲律宾大使派普于1988年在法国一个拍卖会上购得,后来借存于他故乡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博物馆。

其次出现的是卷首部分,2010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出,这部分保留了第6卷原包首以及题签,还有康熙立于金山寺平台上的场面,堪称整件卷轴中最重要的部分,由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以3650万港元购得。

最近几年,中段部分才出现在拍卖场上,这部分的坎坷命运才为人所知。

多年来这部分一直收藏在法国一户军人家庭,收藏者只知道这是一卷描绘古代风情的中国画,其他毫无所知。

1930年,原藏者还从这卷画割出一段画面,装框挂在自家饭厅的墙上。1938年他去立遗嘱,亲笔写明要将藏在卧室衣橱里的一卷中国画,分割成四截,分别给四位法定的遗产继承人,各自拿走,就这样经过70多年。

2013年这四截画中的一截,出现在法国西南部大城波尔多的Briscadieu拍卖行,创下300多万欧元高价,由“一位中国私人藏家”购得。

由于拍卖创下高价,成为地方媒体的头条新闻,吸引了拥有另外两截的所有者主动与该拍卖行联系。

2014年3月,这两截残卷又由该法国拍卖行推出拍卖。但其中有一截,后来在遗产继承中再度被分割成三部分,分属三位后人,该拍卖行因此还特地委托文物修复师将这三件部分重新组合成一件。

拍卖结果,保留原状的一截,以117万欧元成交。切隔为三部分后又修复的那一截,因为修补过,最后拍出72万。

这两截残卷,成交总额为189万欧元,买家同样是“一位中国私人藏家”,都是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

据该拍卖行表示,目前还未露面的另两截残本,还在1939年第四位继承人的家族手中,“我们大概知道在什么地方。”

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创办人林霄,为清末名臣林则徐后裔,其基金会先后收藏了第6卷的卷首及大部分中段,是拥有最多残卷的藏家。

借藏于美国凤凰城博物馆的第6卷卷末部分,近年因原藏者前美驻菲大使派普夫妇去世,遗产执行人自博物馆提出该件,送交纽约苏富比拍卖行。

2016年9月14日晚开拍,这件残卷拍出了954万美元,成为全场最高价拍品,近墨堂创办人林霄竞标到最后只能遗憾放弃。

目前,这件被切割成七段的巨画,有四段已集中在香港,另三段仍流散海外,应该是被已知切隔得最厉害的一件中国宫廷古画,何时能够完整合璧,只能希望,没有答案。

如同人世,分合皆缘,可以争取,不必强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