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第一夜

订户

字体大小:

这个故事,我讲了又讲:年轻的时候趁放暑假之便,背着背包到欧洲旅行,两个月期的火车通行证在手,打算亲身体验何谓流浪。抵达巴黎放下行李,买了册每周娱乐指南研究,竟发现当晚奥林匹亚剧院有赖纳柯翰(编按:也译里奥纳德科恩)演唱会,这还得了,立即三步并作两步,奔往票房买票。不出所料,“全院满座”牌子高高挂起,坐在小窗子后的高贵猫爱理不理,当求票若渴的粉丝透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