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听贺岁的温度

新春贺岁歌曲,是时代的温度计,它让温暖、悸动和真实的,徐徐流淌心中。

首次接触新春歌曲,就差点闹出笑话。当时怎么用心听,还是不明就里,为何歌词那么“不合宜、不吉利”,尽唱着“醒不来呀,醒不来呀,大地放棺材”。我按捺不住好奇,找歌词来看,才知道是“幸福来呀/幸福来呀/大地放光彩”。小学生的无知,险些“摧残”了一朵人人喜爱的《迎春花》。

当年被《大地回春》的重叠词吸引,将整首歌,细细研究一番。那时也不过是怀着一份 “看歌词,学中文”的兴奋。没想到日后独自在外国的年月里,春节想家时,竟然轻哼起“燕子归来寻旧草”;遇到挫败时,心中回荡着“柳暗花明/水绿山青”。每一次,都被歌中的曙光感动不已。

难怪有两首歌,怎么听都不觉得是新年歌。“走遍了万水千山/尝尽了苦辣甜酸……经过了雨雪风霜/历尽了艰辛困难”,这岂不更像叙述颠沛流离的旅人,渴望与家人团聚的心情?后来一位前辈告知,这首《合家欢》是40年代上海电影《凤凰于飞》的插曲。

《合家欢》的歌词里存在着一个当时年少的我,无法企及的境界。歌中的“走”,不只是一个动态,它还包含了勇气和毅力。因此这一走,才能万水千山。当中的“了”,又点出过去没有的变化,阐发一个全新的未来。

然而,一个没遇过风浪的中学生,又怎会懂风霜的滋味?更甭说尝“尽”世上的苦辣酸甜了。要不,另一首经典贺岁歌《恭喜恭喜》中,那句“经过多少困难/历尽多少磨练”,也不会像个谜,留在我心底多时。近年无意中听友人谈起,我查询资料,谜底终于揭晓:这首早在40年代经已风靡流传的歌,是陈歌辛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而谱写的。难怪在声声重复的“恭喜”中,春的消息随鸡啼,唤醒一片盼望和朝气,叫人听了有种难以名状的欢腾,和浓浓 “苦尽甘来” 的欣然。

贺岁歌,有着属于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听者必须以生活去触摸,以历练去体会。儿时隔着时空,专注地,听着昨日的人与岁月,如何慢慢厮磨。轮到自己与岁月对望时,才听出异代同调的元素,清晰流荡,还逐渐转亮。

“冬天已到尽头/真是好的消息”……不知怎地,又想起缅甸、乌克兰、阿勒颇等远方的疲惫和艰辛。相隔天涯的关怀,总是那么无奈,甚至有点不合逻辑。相对于他人的幸福,有些生命的不幸,显得分外沉重。有家可团年是值得珍惜,或许,我这份同是天涯“身为人”之情,是一程自我摆渡吧。

纵使好消息尚远,我们不妨开始侧耳听——在每条大街小巷将响起“恭喜恭喜!战火平息了!”的欢呼声。期许2017的春节,在我们忙着庆祝时,那相传神秘且凶残的“年”,早已悄悄地转了身。

笔心:贺岁歌,有着属于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听者必须以生活去触摸,以历练去体会。——郑海娇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