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树森:波兰司机

渡渡鸟

波兰斯基是一位国际大师级的著名电影导演,出生于法国巴黎,是一位犹太裔导演、编剧和演员。三岁随家人移居波兰克拉科夫,曾经被囚禁于纳粹集中营,后来幸运逃脱。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返回波兰克拉科夫就读罗兹国立电影学院。

波兰斯基才华横溢,所拍电影商业艺术兼顾,获奖无数,70年代作品《唐人街》最广为人知,《钢琴家》更赢得康城影展金棕榈奖及奥斯卡最佳导演,在其他国际电影节也是常胜军。

波兰斯基一生的际遇比电影情节更曲折离奇,纳粹集中营逃过一劫,个子矮小却娶了个性感貌美如花的艳星,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娇妻被邪教冷血谋杀死于非命。后来自己又牵涉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案件未开审已经逃亡国外,放逐数十年不能再在好莱坞发展电影事业,只能在欧陆市场继续电影梦。

波兰斯基人如其名,与命运同样坎坷的波兰有切不断的奇缘。毕业于波兰历史悠久的电影学院,与其他才华横溢的同学们爱坐在校园内楼梯上天马行空喝酒胡扯电影世界里的虚无缥缈,不少动人故事在半醉中源源不绝地浮现,拍摄成为观众津津乐道的电影。

最近与20多名电影研究生远赴波兰电影学院交流,坐在波兰斯基当年常坐并刻上他名字的阶梯上,仿佛回到从前,穿越时空回到1940年初波兰斯基受困于波兰集中营的苦况,还有其他千千万万的无辜受害者被战火与纳粹分子摧残的惨情……

波兰司机不是导演波兰斯基的家人,他是职业司机,负责驾驶和导游的波兰人,是陪着我在波兰最大的集中营度过我一生最难忘最难过的一天。

波兰司机50来岁,家中有亲人死在集中营,每天带游客来参观这里历史最阴暗的遗迹,还须详细介绍相关残酷惨痛的细节,看着他满脸的悲恸,哀伤地将当日人间地狱的情节一一道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心情如何过日子?

克拉科夫集中营的种种留下当年纳粹分子对犹太人的绝恨,心机算尽不但企图灭种灭族,还将每个犹太人毒气谋杀前后人尽其用。行刑前剃光头,头发用于生产地毯和枕头,金牙拔掉溶解做工业用途,随身携带物品全数没收循环再生。死后肚里脂肪溶解变肥皂,骨灰当肥田料之用。

集中营室内满挂囚犯的照片和生死日期,不少人到了集中营后数天已经受不了离世,毋需经过毒气夺命的过程。

上了年纪的波兰人脸上都好像带着一丝丝的哀愁和忧伤,不多言。在他们身上隐约看到感到历史对他们的不公。波兰司机告诉我波兰位于欧洲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国势强的年代,可以雄霸一方,弱势的话就马上被入侵强占,苦不堪言。当时在波兰的犹太人因利益关系聚居,人数以百万计,希特勒在波兰建造集中营的数目也特别多。

难得的是波兰司机在解说沉痛历史过程中,只有哀伤却没有恶言仇恨德国,参观结束时更是苦口婆心叮嘱大家珍惜生命。

波兰司机的释怀,相信和德国全国上下面对与承认错误有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