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继续 凶下去

年关近了,总要大扫除,也找人到父母家里帮忙“搞卫生”。

不知何故,至今听见内地朋友说“搞卫生”仍会笑,或因在香港从小对“卫生”二字有黑白分明的感情经验,要嘛是在学校里有“卫生检查”或“卫生常识”之类课堂教育,令“卫生”二字变成医学一般的正经八百。要不就是常听家里的女人们谈及什么卫生巾,然后掩嘴而笑,有点害羞,仿佛里面隐藏着见不得光的秘密,遂觉暧昧,对这两个字有了奇特的联想。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