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世界尽头

如果走两个小时,就能抵达世界尽头,你去不去?我会去,世界尽头,这个名字太具有诱惑力了,能激起翩跹联想。世界尽头究竟长什么样子?在世界的尽头,能发生的尽是浪漫的事。村上春树有本代表作就叫做《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书名就能刺激起阅读欲。很早以前曾淑勤有首歌是这样唱的:把所有的回忆装进袋子里,带到世界的尽头丢弃。轻快的旋律淡淡的哀伤,但仔细想想,那世界尽头不就是个情感垃圾桶吗?

其实我早已经在网络上看过无数遍世界尽头的照片。归功于网络,世界不再神秘。归功于网络,世界也不再那么有趣。然而你所看见的,都是真相吗?看不见的,就不存在吗?

世界尽头其实是霍顿平原的一处景点,海拔超过2000米的平原位于斯里兰卡的中央山脉上。山路蜿蜒于群峰中,转弯处、仰头时都有风景。我们清晨5点由山城努沃勒埃利耶出发,大约一小时就能抵达景区入口。去世界的尽头必须早,过了早上10点,不识趣的云雾就会把风景吞噬掉,看不见山谷美景,就不值得称之为世界尽头。

平原上的树不多,地上长满了及膝的野草,经过小溪,穿过山头,遇见几头已经习惯了游客的水鹿,世界尽头就快到了。云海如一张立体的白色毯子,铺在群山之中,站在山脊上,世界嘎然而止,前方是落差近200米的山谷,不小心往前一步,不只是世界的尽头,还是生命的尽头。

然而在世界尽头上,早已经挤满了慕名而来的游客,像早起的鸟儿,扯着喉咙喧哗。我眼前所见的,和照片所见的世界尽头其实相差不远,只是在现场多了杂沓、焦虑和兴奋的声音,足以浇灭我对世界尽头的热情想象,缺少了世界尽头应该有的冷酷。世界的尽头不应该是拥挤的乐园。

有趣的是,每一个照相者都在通过各种角度、取景和构图,尽量避免画面里出现人。在我们的想象中,世界尽头应该没人,能有风的呼啸、叶子摩擦声、潺潺水声、鸟雀啁啾,各种大自然的声音都可以有,但绝对不能有那种高八度的“来,这里也给我拍一张”、“麻烦你让让”这些人急迫的声音。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生命是美妙的诸如此类关于人类的高尚想法在这里显得唐突。在世界的尽头,人变得多余,只是蛮横的闯入者。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