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话鸡

说黑道白

十二生肖,走兽居多,禽只有鸡。飞禽大多能飞善翔,鸡出尽全力也飞不高,最厉害的功夫也不过是“金鸡独立”。

有人打趣说,走兽既然有最权威的龙,何不找飞禽中最高贵的凤,来个龙凤呈祥,龙飞凤舞,那十二生肖的形象,岂不更为完美?

在《法苑珠林》卷四《孝子传》有段文字说:舜父夜卧,梦见凤凰,自鸣为鸡,口衔米以哺己……《山海经》里亦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鸡是否凤凰?还是鸡像凤凰?未曾深入考究,不得而知。唯有点心师傅最有心思,怕食客忌讳“鸡手鸭脚”,鸡爪名为“凤爪”,让鸡飞上枝头当凤凰!

不过,鸡既然是“孝子”,既然“见则天下安宁”,既然有“五德”:头戴冠,文也;足搏距,武也;敌敢斗,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信也。除此,鸡跟“吉”谐音,因此,也够条件登上十二生肖名榜了。

古时,尤其是雄鸡,是大自然的闹钟。如今,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大跃进,鸡踪难寻,即便偶遇三两只,亦因环境乱了时辰而啼不定时了!

甘榜情,一度是大家共同回忆的“流行语”。鸡跟甘榜离不开,养鸡人家对鸡感情深厚。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孵蛋业“生机勃勃”时,即使非养鸡谋生,好多小孩爱嗲父母买几个鸡蛋,等蛋浮出小鸡,再把鸡养大。一旦大人将鸡宰了,眼泪鼻涕亦随之落下。

那个年代,鸡饭不像今日之普遍,鸡肉更被视为美味佳肴。念小学时,家贫吃不起鸡肉,唯有单买鸡饭“过瘾”。那时的小贩,也有单卖鸡饭的。每逢新年,沿家挨户收集厨余者,都会送上母鸡和鸡蛋,母亲舍不得吃,交代我送到外祖母家中。外祖母将鸡煮了,独留鸡腿给我。鸡在甘榜情浓郁的年代,凝聚了我们三代之亲情。

人与鸡的情缘,一度比猫狗亲切。鸡对人“默默牺牲”,几达“鞠躬尽瘁”之境,连五脏六腑皆成为餐中食,最后一滴血也捐献了。可是人呢,像是不念这份情,宰杀时不让鸡一刀痛快,割了咽喉,任由痛苦挣扎,折磨到半死不活。说了天大的谎话,不宰其他飞禽走兽,偏偏要斩鸡头发誓。鸡何其无辜,人何其不公平!

“雄鸡一唱天下白”已不复闻,且待金鸡报喜,大吉(鸡)大利,闻鸡起舞,打起精神过新年!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