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不曾走散的回忆

在路上

我不是植物爱好者,我在康提的时间也不长,但我还是决定去一趟位于康提市外约5公里的植物园。植物园的入门票已经涨至11新元,如果这是回忆的标价,我可以付出。

佩拉德尼亚植物园(Peradeniya Botanic Gardens)的前生是康提王朝的后花园,在斯里兰卡英殖时期,这个占地约60万平方米的林地被当成实验室,种植了具有商业价值的肉桂、咖啡和橡胶树,并开辟成供游人观赏的植物园。在绿意盎然中徜徉,发呆和谈情说爱,是康提人最热衷的活动之一。

没去过的地方,我都想去,去过的地方,我更是想回去。回去,这行为是动物与生俱来的吗?正如海龟和鲑鱼都懂得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延续下一代的生命。

远方的大陆,未知的神秘,总能激发探险家出发的决心,他们需要这些故事证明自己的存在,而世界的进步不就是建立在不断的发现吗?然而走远了,看多了,再回去一些曾经逗留过的地方,难道就不会有全新的发现吗?当初的错过,是因为自己太匆忙了,还是你尚未拥有懂得辨识它的眼光?

人的记忆,会逐渐变得朦胧,追忆起来也越来越吃力。越是快乐的记忆,越是抓不住根,想要删除的,却总莫名其妙地绽放。回忆甚至会随着场景的消失而坍塌,有时候,经过城国一些熟悉的角落,但因为已经改头换面,有一些蛛丝马迹提醒我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我想不起来。

所以当我走入改变不大的植物园时,突然记起了一些事。这里有条棕榈大道,我们曾经躺在地上拍了一张全体照,年轻的我们,大学一年级的同窗,我们开心地笑着,因为前方还有很多等待着被我们发现的景致。笔直入天的棕榈应该是当时的我见过的最高的树。公园里有一个草坪,中央有个巨大的老榕树,粗壮的枝干,向四周展开,一树成林,树下总有人歇息,而当我再次看见这棵树,经历了20年后,它却丝毫没什么改变。我找回20年前拍摄的角度,发了照片给曾经一起同游此处的朋友。我还能和他们分享,虽然分享的方式不同了。

很多人,肩并肩走着走啊的,就走散了。一些人,不只和别人走散了,甚至也把自己走丢了。回到这里,你还认得他吗?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