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一鸣:时不我与

订户
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的作品《记忆的永恒》。(网络照)

字体大小:

庆幸在尚年轻的时日里读过一些衰老的文字,像是借别人的时间,端看自己的未来,又在此刻多了分警醒。

我的房间墙上挂着一个圆盘形的旧式时钟,搬多少次家都收拾着,用了多少年也不坏,对啊,只要装上了电池,怎么能坏呢。它卡啦卡啦地走时、计时,走得器宇轩昂,那气势生怕别人不知道它多尽职地走着,好像报时已不重要,只求彰示:我走着,我走得很大声,不过顺便告诉你一下时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