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塔吉克:棉田

订户
作者会永远记得,在一个寒风吹起的中午,有位萍水相逢的村妇陪她走入无尽头的棉田,还送她一束盛开的棉花,它没有散发香气,却芬芳了作者的回忆。

字体大小:

在塔吉克的最后一星期里,我住在苦盏(Khojand)也就是塔吉克的第二大城市。从这里进入乌兹别克的交通很多,而且比起首都杜尚别,消费也较低,所以选择这里直到乌兹别克的签证期至。

在这城市里,闲来无事就吃烤串或逛博物馆。虽说我完全不明白馆里所刻写的当地文字,也不了解俄文的翻译,但是,来看看那像打马赛克的瓷砖装潢建筑,也是一种美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