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梅淑贞:笔友

订户

字体大小:

1971年底考完所有的校内和校外试卷后,趁着难得的短暂歇息机会,我乘搭南下新加坡的夜班火车,准备在一位自17岁起便成为笔友的家中住上几天。

那名笔友,便是那些年以“牧羚奴”作为笔名的陈瑞献。因为他会在丹戎巴葛火车站接我,为免认错,先前我已在信中详细描述我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出现,桥段一如老电影里的笔友初会情节。在写那封以衣饰穿戴作为鉴识的信时,其实我也在窃笑,怎么会这样浪漫派?亏我还是一心想朝现代诗发展的志气高昂文青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