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我在“狗仔队”的日子

订户

字体大小:

早在我知道“房慧真”这个名字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运诗人”这个名字了。那个时候隐匿找运诗人到有河写玻璃诗,她在柔美的观音脸上写了些什么,如今我想不起来了,但我清清楚楚记得,“运诗人”源自于“运尸人”这三个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