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沙里洪巴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以家长身份坐在面向滨海湾的观众席上,看着一队队结业新兵,身上穿着被汗水湿透的迷彩服,驭着背包,哼着歌曲,昂首阔步,整齐地操上浮动舞台,我特别留意他们齐声哼唱的是什么歌。我集中精神聆听了许久,竟然没有一首是我熟悉会唱,至少会哼的旋律。

几年匆匆过去,我尝问退役了的孩子们,当年你们行军唱的是些什么歌?唱首来听听。都答曰:时过境迁,过那么久了,哪还记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