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小姑惠琴

订户

字体大小:

除夕那天中午,由新加坡驾车,火速赶往吉隆坡。我们必须赶上傍晚七点的那顿团圆饭。靠近关卡处大塞车,车子一寸一寸地移动,可是,我的心,却长了翅膀。想到又能与亲人共聚一堂欢度农历新年,快乐便由心尖源源不断地渗出,在脸上泛滥成一片幸福的形状。

婆母在2001年辞世后,怡保的祖宅无人居住,屡遭宵小光顾;不得已,忍痛卖掉。自此之后,日胜和六名兄弟姐妹们新年团聚的地点,便改在吉隆坡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