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庆亮:用悲痛换来的智慧

建于1736年,Schloss Lepoldskron是奥地利萨尔茨堡一个很有气质的宫殿。 据说当时的主教利用不义之财建了这个宫殿。后来宫殿辗转换主。一战前,著名剧场导演Max Reinhardt 马克斯·莱茵哈德买下了这个建筑。

莱茵哈德花了很多资源修复宫殿。除了住在这里,也常常邀请艺文界人士来聚会,也在宫殿里和湖畔举办演出。他也在这里筹划并创立了萨尔茨堡音乐节。至今这个音乐节仍是欧洲一个重要的艺术节。

二战时,莱茵哈德为躲避纳粹的迫害,逃离奥地利,宫殿随着也被纳粹占用。可惜的是,莱茵哈德在战争结束之前就客死异乡。临死前,他还念念不忘这个宫殿。

熟悉电影《音乐之声》的朋友应该会认得宫殿前的那片湖。因为这就是电影取景的原地。剧情里孩子们在屋外花园的戏,也是在这里拍摄的。本来还要进入宫殿里的威尼斯大厅拍摄舞会的戏,但是因为宫殿要举办研讨会,便拒绝了剧组的要求。导演太喜欢这个大厅的样子,于是剧组建了一模一样的大厅进行拍摄。

是什么研讨会这么重要到竟然拒绝好莱坞要求呢?1947年,二次世界大战后,三位哈佛学者不希望同样的战祸再发生,于是他们成立了萨尔茨堡全球研讨会,邀请国际不同的有识人士集思广益,为世界当下的局势把脉,也希望能为未来想象并举荐发展的可能性。莱茵哈德的家族非常支持这个想法,于是就借出宫殿当第一届研讨会的会场。

后来,萨尔茨堡全球研讨会接管了宫殿,把它转成了旅店,也同时是研讨会的据点。这里常年都有许多研讨会,讨论的课题广泛多元,研讨会也成为欧洲一个非常有分量的智库。

二月,我有幸受邀去讨论和主持有关艺术如何帮助人类面对巨大的变化和动乱的课题。

在短短一个星期,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人。有艺术家、积极分子、立法委员、政策制定者、联合国组织等,共40多人。每天我们都在聆听大家的分享,也在探讨如何让艺术发挥其作用。

来自乌干达的作家分享了弟弟怎么被抵抗军掳去当童军,并加入了杀戮战场。家人虽然悲痛,但是只能以沉默面对。这位乌干达作家以书写小说来为自己和家人疗伤,也为社群记录了这些悲痛的故事。

从中东的朋友身上我看到战乱的摧毁力。她每天都挂着美丽的笑容,但是和她深谈,你却发现在笑容背后,是一个被撕裂的心灵。她曾面对死亡恐吓,面对流离失所,对未来,她没有任何期许,但通过艺术,她想直视人类的摧毁动力。

还有,美国印第安原住民也通过歌声和仪式,表达因为达科他州输油管道的工程破坏族人圣地,而受的深刻伤害。

每天从日出到日落,我们沉浸在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当中。在美丽的宫殿里,瞭望着外头恬静的山湖美景,聆听着这些朋友分享悲痛的经历换来的智慧。

这是我去过的众多研讨会最揪心的一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