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五百斤油

小时候住亚答屋,泥地板,室内光线昏暗,板墙虫蛀,板缝透风,因此用旧报纸糊壁,而纸上发黄的汉字,是这小树林陋屋里勉强过得去的文化气息。要再往下说,家中不牢固的木桌上倒有墨砚墨条,俨然文房四宝的架势,其实都是学校布置书法作业的缘故。上小一时便得描红,从“ 一”字开始,提着毛笔在红色的横竖撇捺笔划上“填”,那时笔划的概念还没在心脑成形,觉得把红字填成黑字,像是填色作业,不免有点乏味。由于不知道那是书法,脑里所想,出发点已经偏离目标,无人明确指点,又不具慧根,终于一辈子写不出好字,怨不得人。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