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岳缘:路灯

订户

字体大小:

清晨天未亮,早起出门晨运。周末马路没车,径上没人。一排整齐的路灯,虽已尽量瞪开一夜未眠的倦眼,因为晨雾,只形成一个个黄白色的光球,投射在行人道,倍觉荒寂。

记忆突然回到40多年前的晚上,那时参加“红绒军帽”(Red Beret)演习。军车把蒙着眼的我和伙伴“丢弃”在岛国东边的偏僻乡村,模拟“空降”作战。那时没有谷歌地图,也没有卫星导航(GPS),演习的第一步就是要我们只靠一个军用指南针、一张地图和一脑子的定位理论,找出我们的“落足点”。我抬头寻找南十字星,虽说那时的“光害”没现在严重,但岛国东部的星空毕竟没有像讲义里那么清楚!同伴说别浪费时间了,叫我跟他快步往前跑,过了两根路灯后再往回走,不到一会儿就看到了大路,再查看地图,立刻就找到我们身之所在地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