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槟:轮椅

我37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疴血尿,鲜血淋漓,很骇人的,把我弄得六神无主。被亲戚送到医院紧急救援部门,值班医生替我检查了身体,取了血液和尿液样本;实验室报告显示有不正常现象,需要留医做进一步观察和治疗。

我被令坐上轮椅,由侍者推向病房去。我是好手好脚的人,生平第一回坐轮椅,那个60岁左右的侍者个子小,我感到周身不自在。我说自己走吧,看护说不行,不然病情会加剧。途中要上斜坡,他推得揺揺摆摆,显得力不从心。一个刚从药房领了药的老伯看在眼里,见义勇为,快步上前助以一臂之力,好容易才把我推进病房。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