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以自然为师

司机离开热闹的本托特(Bentota)海滨区域后,往内陆开,绿油油的水稻田出现了,阡陌间闲晃着几只觅食的白鹭。3公里处,由狭窄的柏油路拐入更局促的沙石路,颠簸了约500米,车子就停在铁门前,门上有个小铁钟。我能想象,几十年以来,趾高气扬的别墅主人由科伦坡来到这里度假,停下车,在门口敲响了钟,仆人们匆匆忙忙出现,为主人开门,鞠躬迎接。

Lunuganga庄园很大,到处设计了供人歇息、冥想、用餐的角落,在山丘上、水塘边、河岸处,在有风景的地方,它们为了主人要看见风景而存在,所以不同角落都摆放了不同的钟,敲响的声音有差别,仆人们就知道应该去哪里服侍主人。

这是杰菲巴瓦(Geoffrey Bawa)在1947年购买的庄园,原本是个废弃的橡胶园,购买后,他就开始对它进行改造和建筑实验,在这里投入了几乎毕生的精力和金钱,所以Lunuganga是理解杰菲巴瓦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热爱自然,就尊重自然,并以自然为导师,建筑师的命运和履历就和自然分不开了。在庄园里能经常看见那些唐突的树,长得宛若放大后的盆栽,偶尔它盘踞在房子的正中央,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偶尔它任性地长在台阶的下坡路上,阻挡了人们的去路,设计师并没有将它们一一铲除,而是融入设计中,既然是早已存在的,那么就必然有其使命,这看似随机的处理方式,其实需要更多的智慧和能耐。

上世纪60年代崛起,杰菲巴瓦在当时已经是深受注目的亚洲设计师,在尚未大量出现所谓的无边界泳池、使用回收材料的手法,杰菲巴瓦很早就尝试过这些花招,并且运用娴熟得体。在上世纪80年代末,新加坡旅游局就邀请了杰菲巴瓦为新加坡植物园设计云中心,但项目最终告吹。根据一名曾经撰写过巴瓦作品的作者说:理由似乎是设计过于前卫,而且建筑师的建议和他们所想象的杰菲巴瓦签名式的设计有所出入。由现存的模型和图纸来看,这胎死腹中的设计由几个玻璃金字塔所组成,如果能按照原定计划完成,肯定会是新加坡最独特的建筑之一。但历史没有如果,历史是选择之后的结果,只能说当时的新加坡尚未有足够的运气去迎接杰菲巴瓦的另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