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难忘三月天

岛国的三月,总是阴霾密布,雨天多过晴日,阵雨、雷雨以及连绵雨,交替登场,空气郁闷,热气难消。

3月16日,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老报人难忘的日子。前《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的旧战友,尤其忘不了1983年的这一天,两报数十载的“明争暗斗”“恩恩怨怨”,冤家成了“亲家”,那是第一轮报业大整合。

《星洲》一群“遗臣”在3月14日,搞了个“最后一夜”。多年至今尚有二三十位“遗臣”以聚餐的方式,缅怀那段风起云涌的年代,他们都笑称那天是《星洲》的“沦陷日”。

我只出席过一次“沦陷纪念日”,不愿触及心中的痛是一个原因,最关键的是,314是我与另一半誓订终身的日子。

其实,最是难忘3月15日,两大报合并后第四年的315。

采访意外新闻30余载,接触与处理的刑事大案与天灾人祸,不胜枚举。

意外惨祸多数发生在70年代初期到80年代中期,例如:希腊油槽船大爆炸、罗敏申百货大楼大火、波东巴西大水灾以及圣淘沙缆车坠落等。

访员最常问:印象最深的是哪一起案件?

答案是:新世界酒店塌楼事件。

夺去33条人命的塌楼惨祸正是发生在1986年的3月15日。

记得那天我还在度假,上午到实利基组屋探望父母,接到了报馆来电,要我赶到现场。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繁荣安定的岛国竟然会有“豆腐渣”工程,还特地拨电到酒店对面商场,向在那里开美容院的友人打探,惨祸是千真万确的发生了。

走过竹脚巴刹,整条实龙岗路已经封锁,那时还年轻力壮,飞奔至现场,脚不酸气不喘,却给眼前如纸牌般倒下的酒店废墟,以及断墙残壁、破柱碎瓦的混乱景象怔住了。救援人员四面八方赶来抢救的紧张场面,受困废墟者家属呼天抢地的悲凄气氛,震撼着我……等我回过神来,主任已在现场分配工作。

我面对每天负责写头条的挑战,在废墟的七天六夜里,每天回家休息不到三个小时,竟又牵挂着事件的发展,匆匆又赶往现场报道。

这起惨案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救援行动是前所未有的艰辛困苦,捐血、捐款、现场提供食物,以及相互激励、扶持和安慰,体现了人性的光辉,患难见真情,风雨携手渡……

承载着我人生甘苦艰酸的三月,岂能轻易从记忆中抹去?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