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陆思良:古典音乐 古典因缘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和古典音乐结缘是十八九岁时,70年代末,中国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

我们在上海住老式的弄堂房子,墙壁材料是窄木板和泥灰,隔音效果差,声音易串门。那天傍晚,我靠枕看书,板缝间忽传来响亮音乐,隔壁那位赶时髦的青年工人正炫耀他录音机卡带内的乐曲,那完全不同于我们从小听惯的革命歌曲或红色样板戏,我的五脏六腑立刻屏息,浑身细胞都被镇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