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参与

订户

字体大小:

自在言

周五一整天的研讨会,主题是参与式设计。大抵学建筑的人,都知道这是个集权制度与精英文化所催生的产物,希望以自下而上的行为,破解城市规划中自上而下塑造的空间权利,倾听在地社群的声音,为城市与建筑设计开启了一扇大门。

然而,如何定义在地社群?什么是社区参与?如何推动社区参与?专业人士该扮演怎样的角色?若是风闻成功的社区参与,特别是热火朝天的工作坊,我总是持谨慎的态度,真正的社区参与,必是终身的奉献,怕的是走村串店卖吆喝的。

坐在一大票的学生中,还有鬓发斑白的草根人士,认真听了几场演讲,有启发,有质疑,不时想起闽南侨乡更新的困境与机遇。作为建筑教育工作者,我衷心佩服投身社区参与式设计的人士,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需要付出极大的心力,在城市边缘,在穷乡僻壤,与当地人沟通,经年累月培养感情,以专业所学,亲身助力社区发展。

来自台湾的社区规划师,讲述如何通过政府的行动计划,驻地宜兰20多年,参与各种规模形式的设计,发掘培养在地领头人,举办研讨会培训班,从小事做起,鼓励居民,甚至是目不识丁的长者,参与社区空间的提升,培养集体归属感。台湾的这些社区参与经验,近年来为中国政府所瞩目,将社区规划师引入中国乡村改造,实现另一类的台式西进。

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都市中贫民窟与贫苦人口的大量存在,形成一种特殊的社区参与模式。接受过职业训练的建筑师,以个人的热情,投入到提升弱势群体生活的设计中,逐步建立社区规划发展平台,以超越个人的集体行为,建立与政府、世界银行,以及非盈利组织的合作,带领年轻学子,走进贫民窟与乡村。

这些建筑师坦承,非营利性的社区活动无法满足生存所需,要同时从事盈利性的设计项目,这也使得他们在实践中施展才华,在低造价的公益设计中大放异彩。

岛国的城市发展经验举世公认,然而严谨有序的规划控制,养成民众期待政府作为的习性,公共参与意识薄弱。这些年来,日益富裕的生活与日渐提升的居住环境,却令许多人怀念患难与共的甘榜生活。

政府希望能促进邻里团结,增强国家凝聚力,各类研究项目应声而出,在市镇理事会的支持下,城市研究者与社会工作者,在公共组屋区联合举办工作坊,鼓励居民表达心声,参与社区空间的设计,完成了一些项目。

看着记录下来的互动交流的温馨场面,对比达成的空间改造成果,总觉意犹未尽。对于这些自上而下组织的社区活动,策划者表示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活动的意义在于促进邻里团结与社群认同!

虽然理解这样的陈诉,却困惑于这样的操作。若是过度依从被动式设计,不自觉地沦为民意的收集与绘制员,何以引入专业的洞察创见?何以期待精彩的公共空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