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味道

订户

字体大小:

记得读印度女作家基兰·德赛获2006年布克奖的小说《失落》,里面的主要人物老法官,留学英国期间,因身上的“印度味道”而变得自卑,终日躲在小屋里,羞见人群。那是一段他不愿提及却又不断在脑海中闪回的“屈辱记忆”。像老法官这样不认同自身味道的人毕竟是少数吧。他太过敏感,大可不必为印度味道害臊。味道,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族群的印记,甚至是一种宿命,不可违背。我去苏州,走在观前街,市面上充满着糕团、蜜饯、酱肘子的“甜糯”之味,苏州人软糯气质当然离不开日常饮食之熏染。近日去大西北一周,大街上常闻到牛羊肉的香味,这是他们美食的底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