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旧城翻新

出现于槟城国际机场的人潮,在一个普通的星期五夜晚,多到不像记忆中的老好家城。我站在德士站附近等家里人来接,听到口操各国语言的游客在身旁穿梭,忽然觉得有些心酸──我的家乡究竟有何德何能,引来这五湖四海的观光客到此作经济贡献?

回到家,向阿姐叙述机场见闻,她劈头就批评:“这里有什么好,值得老远跑来?”享尽这城里众多选择的街头美食,悠哉游哉度过整个甲子的老槟城,竟然如此不懂感恩,委实不合情理。

其实我嘴里虽不明说,心里所想的也好不了多少,觉得有负兴冲冲到此一游远方客人的期望。

首先,是普通游客涌往光顾的所谓美食中心,多是不过尔尔的大路水平,离想象中的好吃差得远。有个半市郊贴近巴刹的大型小贩中心,早餐时分人潮汹涌得近乎一桌难求,却没有一档达到市井美食家的要求,实在让这个以小吃举世闻名的城市,老脸有些挂不住。

最大的污辱,还是有次在无其他选择之下,在这小贩中心的某火红到不行的福建面档,打包给柬国卡卡当早餐。她竟然嫌难吃,将大半碗汤面贡献给垃圾桶。连从前在柬埔寨乡下种菜耕田的粗生粗养卡卡都嫌弃,那些花大钱来观光的富贵游客,他们的食评肯定更难听。

难怪我会忧心忡忡,为美食之名不保而添生烦恼。作为道地的岛民,我们倒是不怕找不到吃,因为各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美食版图,深藏在某巷某路某街坊咖啡店里,不会是游客摸上门的地方。

除了小吃,我城的世遗身份,也是吸引游客到此一游的原因。但由于游客涌现,乔治市成为世遗的初衷也越行越远,因本来住着人还从事各种传统行业的战前老房子,都给有钱人或大财团高价买去,经过一番大肆装修后,有时只剩下充装门面的“花洒”(Facade) ,改造成酒廊、咖啡馆或精品酒店,准备大赚游客钱。

我是归人,不是走马看花的过客,不知他们会怎样看待已经没有在地居民的古迹房子,而且是和本来面目已相距甚远的新貌。可能他们没有今昔之比的负担,大江东去的感叹从不会产生。若我是欢天喜地到来度假的游客,想也会爱上这些装模作样的假古典装潢建筑。

那日早上约11点,从大伯公街的律师楼走出来,我姐提议去看看史超域巷的旧居。我们一家经过充满回忆(对我而言)的漆木街和土库街口,踱过华盖街收拾得洁白整齐的圣乔治大教堂,绕经从前的平章会馆,再重回旧居的后巷。那条曾经怪力乱神的陋巷,已成了平头整脸的体面后方,前台便是一字排开的“七间老厝”。那算是另一种新生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