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童诗未泯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喜欢各类的诗词,尤其是童诗。在疲惫的日子,喜欢随手从书架抽出一本童诗,贺兰宁、周粲、辛白等诗人的作品,捧在手里默读或朗读,总能读出一种疗愈的安息。

“童诗有什么好读的?”曾经有不少人问我。若对方是我的学生,我就会说:至少你们可以先从童诗接触中文,尝试领会母语的深邃,再进入韵文的长风万里。童诗的文体,不是你们以为的“儿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