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陪你走一段

每到这个时候,像是已事先约好了,我总会梦见她。

在梦中,我和她一起走上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我们有时相隔得近,听到彼此愈发沉重的喘息声,有时距离不知觉拉远了,她走在前头,我尾随在后。之前好像下了一场不知多久的雨,路面湿滑,以致两人不得不提防着滑倒而走得小心翼翼。我倒是不怎么担心,纷纷扰扰的风雨还会不会再来,还故意去踩她避开的水洼,像是要求证什么似的。

走到后来,我虽然已经跟不上了,倒是不觉得彷徨着急。我心想,就让她先行一步走到山顶,在那里等我。于是,我还是以自己的步伐,不急不缓地继续走着。可是,当我终于抵达目的地,却半点儿都不见她的人影。

梦醒之后,我想到她并没有回过头,亦没有告知我她要先走了。梦虽然醒了,我却还是十分牵挂,她可有走好,是否已安然返家?

她在国外念书时,每周都会与我鱼雁往还。第二年,她在信中提到有一日下课后,一位男同学L在背后叫住了她。她正打算回返大学宿舍,而L的住处相隔甚远,两人并不同路。L却说:“没关系!陪你走一段。”她不知道L想要陪自己走多远,两人一路上随意地聊着生活琐事,热络地像已相识多年的老友。走着走着,她突然萌生一个令自己匪夷所思的念头——如果结伴同行的这条路没有尽头,能够无限地延伸下去,该有多好。

她在信里并没有提及L是否陪她走完了那条回去宿舍的路。也许,L原先就已打算陪她走完全程,并非只是一段路。我在回信中忘了问,遂想着下次才问也不迟。然而,她在往后的信中没有再提起L,我也就把问题抛之脑后。我以为,来日方长,她要走的路还远着呢。

有情人的山盟海誓,难免会许诺要陪着对方,一起走到天涯海角,始终不离不弃。然而,这或许只能在梦中实现。在有限的人生行程中能陪伴他人走一段路,无论远近,已是难能可贵的机缘。我第一次发现路是有尽头的,是在她13岁被推进手术室时。我无助地被一道门阻挡了陪她继续往前的去路,只能在手术室门前止步。

中三读杜牧的《清明》,我们尚未懂得“清明时节雨纷纷”是在借景抒情。她离世已好几年之后,我方才领略了诗中的一些奥义。为何牧童只是停留在原处,指向远处杏花似锦的村落?原来,接下来的路只能独自一个人走。能相伴陪着他人一起走的路,山一程,水一程,即使如何期盼山穷水尽之后能看到柳暗花明,终究还是会走到尽头的。于是,只能循着牧童所指引的路,头也不回地径自往前直走。而抵达明媚的他方后,伴随着我而蔓延满溢的悲恸是否能就此止步?

李白的诗“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道出即便是在梦里,绵绵悠长的思念仍受到重重的阻隔。不管已在梦中下过的那场雨会不会在清明时节再续前缘,我只希冀能在天长路迢的梦境里推开时间之门,就如L那年对我的妹妹所说的一样:“陪你走一段。”

笔心:在有限的人生行程中能陪伴他人走一段路,无论远近,已是难能可贵的机缘。——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