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培芳:黄金枷锁

字体大小:

看完焦媛主演的粤语版《金锁记》回家,半夜里关灯就寝时突然想起这事,摸黑起床,跑到楼下那个特为张爱玲作品而设的专柜,抽出《张爱玲短篇小说集》来。

目录扉页有自己手迹:1976年4月。噢,原来当初看《金锁记》已经是41年前的事!这是台湾皇冠出版社那年出版的,浅绿色封面底色上,一轮黄澄澄圆月映照着一树藏青色枯枝。

封面设计灵感大概是来自《金锁记》开头一段文字:“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因为看了焦媛刻画曹七巧的入木三分,因为感受了许鞍华导演所营造的戏剧张力,也为了比较编剧王安忆如何将张的原著再创造,我将纸张已泛黄并散发阵阵霉味的这本旧书,重新细细翻读。

不能不惊叹:张爱玲就是永远的张爱玲!虽然《金锁记》舞台剧非常引人入胜,30年的人事起伏转折处理得紧凑毫无冷场,但张爱玲小说的文学魅力是戏剧所难以取代的,虽然写的是上世纪初叶到30年代的故事,但小说里生蹦活跳的语言文字历久弥新,对话精彩绝伦,人物跃然纸上。

最早对张爱玲推崇备至的夏志清将《金锁记》评为中国自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傅雷说那是张爱玲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一篇。王安忆也说《金》是张爱玲最好的小说,曹七巧是最有原始力的女人。

我好奇的是,张小姐1943年写这部小说时只有23岁,这么年轻,怎会把新旧之交的时代里一个封建大家庭的人事物写得那么透彻?怎会有那样细腻的观察,把扭曲的人性、乖戾的行为、变态的心理和复杂的爱恨情仇,描绘得那么惊心动魄?那么叫人心痛又心寒?而心痛心寒里又叫人击节赞叹!

因为大哥贪财而逼她嫁给豪门姜家残疾二少爷的七巧,虽也生儿育女,却一辈子得不到真爱,和花心三少爷的暧昧关系却令她活得更痛苦。她脾气暴躁,口没遮拦,总是话中有话,言语带刺伤人以自娱,人人怕她却也处处让她。她自己得不到爱,却一手破坏子女的婚姻和幸福。

话剧结束的一幕,倒是把原著的意境点染得不错:幽暗灯光里,七巧横躺在鸦片床上,月色下她举起一手玩弄套在手臂的镯子,这镯子象征着30年来戴着的黄金枷锁吗?她挣脱不了也自甘被锁?只好“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有死的也送了半条命。”

现实中,像七巧这样的泼辣女子是很惹人厌的,但在文学艺术里,能塑造出这样独具一格非反亦非正的人物,却是令人赏析时暗自欢喜的。

也只有张爱玲的文字,能够将人生况味诠释得那么华丽又那么苍凉,那么透晰又那么惘惘然。

笔心:也只有张爱玲的文字,能够将人生况味诠释得那么华丽又那么苍凉,那么透晰又那么惘惘然。——刘培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