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竟无一处不吃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在例常的读报活动中,为乐龄人士讲解“丑食运动”已在欧美和澳大利亚等地区兴起。谈到现代厨师因环保意识开始注重“物尽其用”,一只动物“从头吃到尾”时,大家都很热烈地发表意见,述说华人烹饪传统里的“丑食”。且以猪为例子。

小时大人常要我吃猪脑。根据传统“以形补形”概念,小孩子多吃猪脑会聪明。有一次无意中看见妈姐从猪肉档买来的猪脑布满血丝,她须细心挑起所有的血管,大惊!因为她精心制作的猪脑煎“蛋角”总是那么悦目,馅料吃起来像豆腐般柔滑,更添一种甘。

又丑又难吃的肯定是猪肺。处理它要不断地灌水挤压,直至内部干净,然后加入白菜煲汤。尽管大人说好说歹,“吃了对你的肺有好处”,“不吃就是浪费”,我还是无法下咽。怕被罚只好把它嚼烂硬用水灌入肚。现在想起还是打颤!

也有喜欢吃或至少不介意吃的猪内脏,比如以猪肝为主角的炒肝片、泡“猪润水”;以猪腰为主角的炒腰花、腰子面线;汤类有炖猪心、煲猪肚;卤水类有卤粉肠、卤生肠;油炸的有炸猪肠等等。想来一只猪除了毛不能做菜外,我们竟无一处不吃。猪肉从头吃到尾,猪骨用来熬汤,猪皮、猪血自然也不放过。

吃上述种种从小再平常不过,但从1980年代起在一股健康潮流影响下越来越少吃,乃至“却步”。当了解到某些部位其实是什么时,真的很难再接受它们:比如脆口的腰花为猪肾,爽口的生肠是输卵管,甘软的粉肠乃十二指肠;而吃猪杂粥时最享受,摊贩撒上香料炸得香脆的猪肠,源自猪消化系统里的最后一关——大肠,消化物到此恐已成为……

说起这些渐觉恶心,但想深一层又不尽然。基于种种原因,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素食。肉食的背后蕴藏着动物为我们所作的牺牲,“竟无一处不吃”最低限度没有浪费。

“丑食运动”兴起,不晓得像“炸猪肠”一类食物,经过名厨重新包装,有朝一日可会成为星级餐馆名菜,而让现代食客趋之若鹜,为之倾倒?

补笔:写完本文到星级连锁餐馆用餐,竟见“甜酸炸大肠”新登场,不禁哑然失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