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张惠雯:关于旅行的那些事

字体大小:

周六上午,我们出发去华盛顿特区旅行了。我们,是指我、我母亲和儿子豆豆。我们的年龄分布跨度很大,从78岁到39岁再到两岁五个月……LH已经很洒脱地提前飞走了。他去参加美国医学年会,学校早已帮他订好了票。某天,他突然想到应该让岳母大人去华盛顿逛逛,但当他给我们订票时发现他那个航班已经没票了。于是,我担负起旅途中扶老携幼的全部任务。出发前两天,我就开始叹气。LH还天真地问:要出去玩了,你为什么还叹气呢?

事实证明,我不是白白叹气的。经过来回两次飞行折腾,我的指甲一共断了四根:在安检时搬运婴儿车,一根断了;单手拉住背包(另一手扯孩子),又断了一根;打开行李仓,在包里摸找他的书时,断了一根……断了以后的指甲像刀口或是锯齿,随时可能伤人。我发现坐飞机最重要的事其实是带把指甲剪。

以前,我的行李里起码有两双替换的鞋子。这次,我只穿了一双舒适的运动鞋,没有带任何有益观感的鞋。如果有妈妈带娃出行还能兼顾高跟鞋的美观,我肯定不是这类妈妈,我只能选择实用性和舒适性。最后,我的行李里百分之九十是儿子的东西,包括用来帮助他打发时间的书和玩具!而我自己只带了一本书,但从未有机会打开。最欣慰的是豆豆一点儿不抗拒坐飞机,全程兴致盎然,没有不适,更不哭闹。

对我来说,这是第三次去华府。第一次的主题是看博物馆,第二次的主题是在街道上闲逛,这一次则是推着小推车,以最慢的速度行走在特区的“景点”中轴线上:从林肯纪念堂到方尖碑再到国会大厦。我母亲对樱花、湖水、街头公园没多大兴趣,我由此猜想去博物馆看梵高或毕加索对她来说将会是折磨。她一开始就希望直接冲去白宫,因为这是她听过最多的地方。到了白宫以后,她才发现还不如休斯顿某些富豪的豪宅气派。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倒是白宫菜园,我告诉她那是前总统奥巴马的夫人开辟的。她非常兴奋为自己在我家后院草坪上开辟菜园找到了最高依据,说总统夫人还自己种菜呢!她让我以白宫菜园为背景给她拍张照片。

这个季节华盛顿的天气很舒服,花也开得正好。樱花很美,但遍地栽种的郁金香更让人印象深刻。我们住在建于1930年的Omni Shoreham酒店。就像个老去的美人儿一样,这个酒店有不少昔日的荣光。它的大厅和走廊挂满了那些黑白年代的辉煌见证,譬如罗斯福总统和夫人在此举办晚宴,譬如杜鲁门总统通过一条专用的秘密通道常年到酒店里和酒店老板打Poker,譬如甲壳虫乐队下榻此地,譬如“蓝眼睛”Frank Sinatra在酒店的蓝屋子举行一场标志性的演出……我最喜欢酒店的后花园,疏阔清朗,俯瞰着一片野生丛林的幽谷,花的点缀也恰到好处,没有花枝招展或花团锦簇的感觉。 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仅仅坐在这个花园里,让豆豆在草坪上奔跑,追逐小鸟。这酒店是我此次旅行的亮点,我感到我下次来华府还会住在这里。我才不管金色的壁纸是否过时,也不在乎老房子的隔音缺陷,因为老酒店总和现在的“新贵”看起来不一样,它有故事,带着某种爵士时代的雍容,相比而言,新贵们却显得崭新、冰冷而乏味。

笔心:老酒店总和现在的“新贵”看起来不一样,它有故事,带着某种爵士时代的雍容。——张惠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