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桂霞:两天一夜的豪情

最近,获知学校的圣约翰救伤队主办两天一夜的龟咯联谊活动。听了这信息,有三分惊讶、三分感动、三分为队友的真挚感情鼓掌,加上一分对主办同学的敬佩。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由在校的学生制服团体所主办的常年露营活动,那是一个已离校数十年,年龄从45到60岁以上的20多位老队友,外加两位年逾70的当年的负责老师所主办的龟咯游,目的是重温假日营的生活。

人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是读书时候的生活。即使青春不再,只留下年华老去的唏嘘;即使两鬓已斑白,毛发的稀疏令人神伤;即使为家庭的繁琐事担忧困扰,为事业的起起落落增添了人生体验,但当年的学校生涯始终萦绕心头。制服团体里日晒雨淋的操练,露营时的扎营,野外烹煮,泥泞地的长途跋涉,学长命令在烈日下绕篮球场跑几圈,再加上100下的学青蛙跳……这些严苛的训练,在日后的回忆中成了“多姿多彩”、“刻骨铭心”的生活。那真挚的队友感情,已深植在彼此的心中,在20年、30年,甚至40年后,已升华为人生中的“挚友”。

虽然这龟咯游不是庞大的队伍,在那几十年的圣约翰救伤队活动中,所参与的人数应有数千人。这两天一夜游也不是空前绝后的,但它是充满激情的。召集人的年龄在50岁以上,在这样的年岁还有闲情来号召不同年代的队友参加这“跨国过夜”的活动,的确不简单,而能放下家庭与杂事参加的队友,也非常难得。只有对制服团体的忠诚、服从;只有对友谊的珍惜与执着;只有在凝聚力的感召下,才能主办和参加这项活动。对主办者的豪情、对参加者的深情,值得人们为他们鼓掌。

离校多年的校友,常会举办班聚会、同年度的聚会,毕业多少周年的聚会,但由课外活动团体主办的不同年代、不同时期的“一家亲”聚会,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学会的组织。想当年,身在学会中,都有几分归属感,都为团体活动或演出流汗流泪,但在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要找圈子里的几个人聚首已不容易,哪还有“横跨”几代人的活动?

所以,请暂且停下匆忙的脚步,放下揪心的世俗杂事,再次投入曾经的圈子,再次品尝友谊的陈年醇酒,为生活谱写愉悦的新篇章。

笔心:请暂且停下匆忙的脚步,放下揪心的世俗杂事,再次投入曾经的圈子,再次品尝友谊的陈年醇酒,为生活谱写愉悦的新篇章。——卢桂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