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闲话萨蒂

画家朋友Z君自苏州电邮过来,闲聊音乐,说“萧邦夜曲听多了,觉得有点厌烦单调。”我回邮曰,何不听萨蒂的钢琴小品?包管百听不厌。两天后又来邮,说已购得一片萨蒂唱碟,非常喜欢。

对我而言,20世纪末法国音乐家萨蒂(Erik Satie)的曲子——我指的是钢琴小品——的确百听不厌。若干年前首次接触,已惊为天人。数廿世纪作曲家,怕只有雅那切克(Leos Janacek)的弦乐四重奏差堪拟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