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与盲游

正反合

两者完美配合体内快感的“多巴胺”和激情的“肾上腺素”放送活动,浪漫快意!和我们熟悉的“出国旅游”方式南辕北辙,完全不同。

讲到旅游,其实是一种内在行为的设置,除了宅男,每个人都有打开大门,出去外面走走看看的好奇和冲动,四壁之居,永远无法禁锢自由任性的灵魂。有两种情况会拉扯后腿:一是健康;一是经济。其他时候,尽管可以五湖四海、城市边区趴趴走,玩透透。旅游方式更是丰俭由人,随心所欲。

周边“游侠”朋友,目前正兴两种旅行方式,一为穷游,一为盲游。两者完美配合体内快感的“多巴胺”和激情的“肾上腺素”放送活动,浪漫快意!和我们熟悉的“出国旅游”方式南辕北辙,完全不同。

顾名思义,字面全知,“两游达人”在出国之前,可以随心随意随缘,想走就走。无法行使自由意志,还因为不是个人出行,需要带着家小去度假,必要考虑各项安保问题。旅行只是建立在个人生活和工作上的消闲、亲子活动,没有以上筹码护航,举步维艰。

我敢说,穷游与盲游,其实在古代已非常流行,也许因为古人、前辈去的地方不远,方圆十里,穿州过府,已算出游,属于“国内旅行”“卫生旅行”“便妥旅行”“无护照旅行”,出门不等于出国。

那么,穷游怎么游?有“游侠”说:游者必须具有一定的心理素质,胆大心细、大舍大放,敢敢以“辞职”“搭便车”“大省钱”“睡沙发”“啃面包”“打零工”“挂单”“睡街头”“乞求”等等低限节能方式,采用走一天算一天的踽行寸进,不设终点,到达哪里都没关系。

至今最著名的穷游盲游大侠,非美国的著名垮掉派宗师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莫属,他以亲身穷游七年完成的当代文学名著《在路上》(On the Road),其中经典名言说:大侠“不会真的去计较什么,因为他们的内心深处有国王般的骄傲。”(以穷为荣,怪哉奇也!)

他在三个星期中,以打字机自动写了几个性格反叛、爱好自由的年轻男女,如何以几年时间,横越美国东西大陆,最终到达墨西哥的流浪、放荡、嬉皮士、穷游纪行小说,刻画一个特殊时代,青年的思维和丰彩。当时来说,具有很强的代表意义。

后来作品拍成电影。2001年,版权还以240万美元的天价出售。如今已是游记神器,旅游文学宝典,始终受捧受赞。

同样的,后于凯鲁亚克的台湾作家舒国治,在居美期间,也曾驾驶一辆二手旧车公路呼啸奔驰,七年放浪,过其餐风宿雨、居无定所、随遇而安的穷游生活。

名言是:“不假外力,也不为外物所困,流浪就是纯粹的流浪,享受旅途中的孤寂与满足,不受旅伴、行李、吃饭、读书甚至睡觉种种之羁绊与干扰。”正是用尽“洪荒之力”去旅游。

与穷游不同的盲游,是更上一层楼了! 顺应潮流,盲游,是人到了机场,手机上网查阅网站,方才知道,此番要去哪国哪地玩。旅客的民意、民权,受到绝对尊重。临时出游,随运而安。应该比较适合“多巴胺”和“肾上腺素”饱满的年轻人和背包客。

切记!穷盲之游,出门要带齐旅游证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