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故乡情

符号场

银幕里12岁的张小雷把填好的游泳证递上,游泳池的行政人员问了几句后,拿起印章狠狠的往桌上的游泳证盖下,再提起印章时,证上新添了一圈文字。我还没来得及看上面写什么,右肩就被坐在身后的女同事一巴掌拍了下去。然后她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句我没听懂的话。见我没反应她又说了一次。这一次我依然没听清楚,但依稀感觉到她从银幕上看到自己熟悉的过去。

后来我才搞清楚她连说两次的那句话,也是印章盖下后所出现的文字,更是这部电影的拍摄地:呼和浩特市。呼和浩特市是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首府也是她的故乡。男主角张小雷游泳证盖章的地方也是她小时候常去的公共游泳池。和小雷一样,她也曾经在这里拿过游泳证。这张证最大的功能是让她可以脱离人多的浅水池到人少的深水池游泳。

这一阵子因为新跃中华学术中心和新加坡电影协会合办的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我请这位看惯商业电影的同事帮忙看了几次试片。她看完之后都嚷嚷说看不懂。眼前这一部不比前几部来得通俗。同样的有点慢,同样的要多一点耐性,她却因为看到熟悉的情景而深有感触。她看片时会不经意的向我导览影片里的细节。银幕上的画外音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说:“等等爷!”身后的她立即笑着反应:“对!我们那里的男孩子都管自己叫 ‘爷’”我想这“爷”和本地部分男性“令伯”的自称基本上异曲同工。另外,当张小雷的母亲拿了杯水走到门口的植物前时,她立刻预言: “我妈妈也是用这方式浇花的。”果然小雷的妈先把杯里的水含在口里,然后瞄准着植物的枝叶一口一口的给吐出去。这一场她看得很温馨,我却有些傻眼。

和绝大多数的观影者一样,我看电影一般不耐烦旁边有人说话。可是这次的状况不一样。一方面看试片的就我们几个人,因此不怕吵。另一方面,她像是走入了时光隧道,从熟悉的细节中找到观看电影的乐趣,既然如此又何必太介意呢。银幕上的每一个转场都可以唤起她收藏已久的记忆。张小雷走入电影院,听声音她就能判断出银幕上放映的是陈佩斯主演的《爷俩开歌厅》。当画面转到电影院外,她立即能从叫卖声中听到海拉尔雪糕。镜头转到几层高的楼房,她仿佛找到小时候居住的地方。这些细节对我而言都极度陌生,可是这些细节却建构了影片中那个时代的氛围。不曾成长于呼和浩特市的观众是感受得到这个氛围的。这大概是这部电影能够夺下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原因之一。

听她的导览我见识到导演还原昔日时空的能力,而她也因此重返因世事变化在现实中再也找不回来的故土旧地。跟着张小雷的脚步我窥探了时代转变过程中人们的不同面貌,她却因此回到了呼和浩特市。导演张大磊记忆中1994年《八月》的呼和浩特市和她的呼和浩特市不见得完全相同,却已足以勾起她美好的往日情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