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飞地球一周间

字体大小:

上善若水

去程飞越太平洋,回程飞越西伯利亚,一星期之内,我绕飞了地球一圈。

“你可以选择在休士顿(Houston)住一晚,或者你也可以飞到旧金山(San Francisco),明天晚上再飞回新加坡。”经我每隔数十分钟前去柜台排队询问,这位金头发绿眼珠的航空公司地勤人员终于给了我最完整的回复。

下午2点半办理好登机手续,走到登机门附近等候。3点50分,随着手机消息提醒和广播公告,登机门更换,我乖乖走到另一处登机门附近,继续等候。

4点3分,手机消息告诉我,航班延迟40分钟,飞机5点从休士顿起飞,7点9分到旧金山。我接驳的是10点35分的航班,应该没问题。

坐着坐着,放松的身体被无法抵御的疲惫感包裹,像盖了一层轻柔的蚕丝被,温暖透气得刚刚好的舒适。都要返程了,这什么“时差”现在才发作吗?

经过25个小时的飞行和转机,从新加坡经旧金山,到达休士顿。我3月29日早上6点出发,入住饭店是同一天的晚上9点。第二天起,早上7点40分集合,坐车去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开会,到用过丰盛的晚餐回到饭店,已经晚上9点多。完整严谨脑力激荡的三天学术会议,我聚精会神,吸取国际学者的智识与思维。研讨会圆满结束,我随而打道回府,此刻,完完全全,能让困倦恣意释放了。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手机又响起,航班再推迟45分钟。看到一些人排队在柜台交涉,我也跟着去。

“你没问题,不用担心,转机的时间够的。”她说。还没等我离开,这名中年壮妇就向下一位乘客打招呼。

嗯,不用紧张,还是继续等。方才的座位被人使用了,我走到面向飞机的第一排休息椅。飞机明明就在那里,怎么不让人搭呢?

又过了40分钟,哦哦!再推迟到6点15分起飞,这样我在旧金山的转机时间不到两小时了。

“不用担心,可以的。”她说。

我问:“飞机出了什么状况?”

她摇摇头说:“我们还在检查。”

我仍觉得不安,问她6点15分是否一定会起飞?

她眨眨眼,貌似无辜地说:“我不确定。我不能告诉你。”

“那么,”我问:“你可不可以查一下,除了从旧金山转机,还有什么可能的方式,从别的城市让我回新加坡?我的目的地是新加坡,一定要4月4日到达。”

她低头敲着电脑键盘,然后用左手掩住口,盯着我看不到的屏幕看。这样重复了三次,放弃般对我摇头:“我查了,全美国没有合适转机的城市让你4月4日到达新加坡。”

我无可奈何,谢谢她的服务,把柜台前的空间让给下一位乘客。

休士顿到旧金山的航程没有提供餐食,本想到旧金山吃晚饭,看样子不得空闲。餐厅里飘出烤肉的香味,我在想要落座,或是打包带走?看看离登机有多少时间。

啊?航班要8点才飞?飞到旧金山超过10点了!

“这样真的来不及了!”我开始着急。

“是呀!”她这回安抚不住我。

“没有别的城市可以让我转机吗?”

“我看过了,没有!”她斩钉截铁地说:“你可以选择今晚留在休士顿,或是飞去旧金山过夜。”

“明天一早,有从旧金山飞新加坡的航班吗?”我问。

她直接说:“没有,还是晚上10点35分那班。你会晚一天到达。”

“我要回新加坡!”我说:“我要离开这里!全世界没有别的城市可以让我转机吗?”

她还是说:“女士,你可以决定要留在哪里。”

“你确定8点一定会飞吗?”我问。

她还是说:“我不确定,我不能告诉你。”

我真的生气了!向她要求转换航空公司。

全世界,没有一家航空公司,可以让我在预订的日子回到家吗?

“嗯,新加坡航空公司……有的,你要不要从曼彻斯特(Manchester)回去新加坡?”

“新航有空位吗?”

“我不能从这里帮你订位,你要自己去他们柜台问,你有10分钟的时间,他们开始登机了。”

“如果他们不让我登机,怎么办?”

“你再回来这里。”她说。

我拔腿就跑,机场的C区到D区,少说也有800米。

喘着大气向新航的工作人员说明来意,他们接洽了几分钟,微笑地打印了登机牌给我。

踏上飞机,像是回到家般的安心,我几乎落泪了!

机舱门在身后关合。我的手机短信又再响起:“你的联合航空XX航班取消,由于天气的缘故。”

亮灿灿的夕阳洒进来,飞机开始滑行,我关闭手机。

去程飞越太平洋,回程飞越西伯利亚,一星期之内,我绕飞了地球一圈。

闭上眼。我要回家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