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我没事

有时,对于一些人事,实在经不起关切或随意的一问。摆渡于“有事”和“没事”之间,这其中的困顿、踯躅,犹如千转百回般的路径,不知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若有人问“有事吗”,听到“我没事”的回应,究竟当事人指向的是真实的处境,还是另有不愿告知的隐情或心事?

老友K告诉我,她有一次与一位前同事聚餐,不知自己是否过于敏感,前同事似乎满怀心事,欲言又止。我以为以K一贯追根究底的个性,一旦察觉任何不寻常的蛛丝马迹,必定开门见山盘问一番。没想到K并没有咄咄逼人,反而变得小心翼翼,言辞慎重。K认为若是对方开不了口,或还在犹豫着是不是可以透露些什么,她最好的应对策略是按兵不动,给对方考量的空间与琢磨的时间。倘若对方确实有事却始终没有说出心底话,只好当作她终究会没事的。我不由得思忖,任谁遇到难以化解的事情时,多多少少都会秉持相同的想法——以为只要自己忍一下,撑过去就会没事,以为事过境迁就可以从人生的边上回到常态。到时,就真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无论看见的是圆月或残月,都可以以胜利者的姿态,云淡风轻地证实:我没事了。

之后,有几次当我注意到同事S的眼睛红肿,神色黯然,我总迟疑不决,不知作何反应才好,也不晓得应该说些什么才能稍稍提供一些安慰。有一回,我听到另一位同事在开会时询问心不在焉的S:“你还好吗?”S忙不迭地宣称:“我没事!我没事!”自此之后,当S出现在我的办公处,我再也不像往常一样劈头就问:“你还好吗?”

日本女艺人黑柳彻子《不管多寂寞,我依然放送欢笑:窗边小豆豆的真实人生》一书中回忆起已故的密友,女作家向田邦子的点点滴滴,提到向田在获颁直木奖的庆功宴上所说的一席话:“……今天是10月13日,对于这个日子我心中感慨万千。五年前的这时候,我因为做完(乳癌)手术而带着氧气罩。一醒来,看到妹妹与泽地久枝穿着隔离衣来探望,本来想跟他们说‘我没事’,但麻药还没退,只能口齿不清含糊几句。那时我也担心,接下来是否能够开朗地活下去,还能不能写出让读者开心的作品,要怎么活下去我完全没有自信。总觉得无依无靠的。但是,有许多人在背后推我一把,颁奖给我,经过了五年,我觉得现在可以清楚地向大家报告‘我没事’了……”

向田邦子走过了五年的岁月(癌症手术后五年内复发率最高),终于可以笃定地告知他人:我没事了。有些人事,从“有事”过渡到“没事”,是需要时间的沉淀与心力的付出的。有时候,就是要等——等风雨停歇了,泪水流尽了,浮躁的心平静了,该走的路走完了,该跨过的坑洞填平了,所受的创伤(无论是肉体或心灵上)才能结疤愈合。所谓的经一事长一智,让我们在面对未来的狂风暴雨与疾苦磨难时,披上更坚固更厚实的盔甲。这个时候,当一切已风平浪静,当事人终于可以心口合一,坦然地应答:我没事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