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春青:生活

订户

字体大小:

要和朋友聚会,变成一件奢侈的事。忙碌的生活,不一样的作息时间,使得同一座城市里的人,也极少见面。日期改了又改。准备着食物,说好要去公园野餐,但还是下雨了。就来家吧!

其实我与她们才认识几天,缅甸来的难民。对她们,倒多了一份基于人格上的尊重。不依靠接济,好好工作,在美国稳稳当当地站在自己的脚上。战乱,改变了她们。她们逃难去了马来西亚。在普遍捉劳工的地方挣扎求存,工作,等待。等待着来到认为安全的地方,美国。她们说刚到美国时,看见警察就发抖。在马来西亚,被捉了,不然赎出,不然绝望。我没有在那里居住过,但我知道乱。去过吉隆坡的唐人街,那日一位朋友提着黄色的手提包,一路上,我发现几个人前前后后地似散实围,向她慢慢靠拢。我连忙提醒身边朋友,原本分散的我们快速地聚在了一起,与他们形成无形的对抗,并尽快离开了那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