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礼堂哭声

订户

字体大小:

每年佛诞我若在港,通常开车回母校附近转两转。

不是大学的母校,那是台大,好久好久没回去了,回去也认不得了。是小学和中学的母校,近在铜锣湾,终究在那度过了十多年的成长岁月。年纪大了,13天前的大事小事已印象模糊,倒是30年前的咸丰年往事记得一清二楚,譬如说,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天上课,走错了课室,老师点名时没喊我名字,我急得想哭,那种惶恐那种紧张,至今铭印在神经线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