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活着

字体大小:

天南地北

因为某种因缘,认识了莎莎大姐,70几岁的她,个子娇小玲珑。据她自己说:别看我个子小小,我的力气可大呢!她也是花腔女高音,唱了艺术歌曲几十年。退休后,跟着合唱团岛国各个角落跑透透。举凡医院、社团、慈善机构等等都可看到她纤细的身影,她把疗愈心灵、动人心弦的歌声送到医院里急盼慰藉病人的耳中,把欢乐甜美的正能量传给疗养院里孤寂的老人;她送去了光明也送去了温暖。她积极乐观与开朗,脸上常常挂着笑容。有天闲聊,她问我:像我这么健康活跃的人,你说,癌会看上我吗?

看着她我愣了半天,无语半响后,问:怎么发现的?

“背后时有隐隐作痛,后来是撕心裂肺的痛。一查,是胰脏癌。”

“医生怎么说?”

“肿瘤太大,年纪不小,不敢动手术。”

胰脏这个隐密的器官,躲在其他内脏之后,此处若生癌,不警觉是不轻易发觉的,一旦发觉,为时已晚。

“一个晚上要痛醒几次,醒来是全身冷汗湿透衣,换了衣,吃了止痛药再睡;再醒再换衣,再吃药再睡。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到天明!”

听了实在心疼!可她弱小的身躯,苍白的脸庞还是常常出现在我们常去的场所里,一如既往地开心欢笑。

认识一位日本女士,一两个月前和先生及孩子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到曼谷度假,把他们愉快的旅游生活趣事发电邮给我。回国后,先生到医院作身体例常检查,报告结果出来:先生得了鼻癌,而且是一种罕见的癌,手术相当烦复。这消息乱了全家的方寸:先生的工作,孩子的教育问题,回国还是继续留于此?使他们伤透脑筋。

古人说祸福相依,祸福这对孪生姐妹,她们想上谁家作客,谁也挡不住!

听到一位女儿谈她70多岁的母亲:她起居有常,饮食有序,早上耍拳晚上散步,饮食清淡,不知道怎么也会得肺癌?

佛家说:成住坏空,我们俗人说:生老病死,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生死无常,祸福难料。贵如帝王将相,卑微如小老百姓,死神看上谁,谁能逃脱?谁能幸免?或许每晚睡前,作如是想:明天要能活着,该怎样活?明天该如何笑着活着?这样心里不知会否舒坦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