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三截葫芦

订户

字体大小:

数月不见的师父翩然而降,自然十分高兴。前两个月听到他参加弥撒时突然不省人事,让我很担心,以为很难再有机会向他讨教。

见到他一袭雪白的衬衫出现在眼前,我还来不及赞他靓仔,老人家已一五一十从实招来他为何会晕倒:“我吃了过量的 saffron!”呵,saffron(番红花)的价格堪比黄金,这种花研磨成的粉末我也曾吃过,是在中药店里配制,据知有去瘀活血的功效,连吃两剂也若无其事,不知道原来还有迷魂的作用。太神奇了,究竟是多少分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