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难忘

到今天,我若听到有人提起《三字经》《千字文》,我下意识打心里默念的“人之初,性本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用的一定会是潮州话。在我还没到上学的年岁,我那从没机会上学的母亲,凭她对儿时的回忆,用她唯一懂得的方言,如唱童谣一般口授予我。有音无字的破碎版本,余音不断重复,也就记下。

这就像我日常生活中需要心算时,心里默念的,三七二十一、七八五十六,用的一定是华语——当年用以死背乘数表的语言。这么多年生活在双语的现实环境中,早已习惯了思考语言随当即应用语言自动切换的能耐;讲英语时用英文思考,讲华语时用华文思考,省略了反复对译的程序。可是,一来到算数,加减乘除,不论当下处在什么语言环境,心算的语文都会自动跳到华文。我曾经尝试刻意地用英文心算,结果错误百出。我注意到周围的外籍朋友,明明当时在讲英语,一来到算数,都会转回各自的母语,几乎没有例外。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