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秋天的童话

山外山

走一回威灵顿植物园,就赴了一趟心灵与生命的对话之旅。心情与思绪像植物园的山势一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回到威灵顿第二天,秋高气爽。

植物园天很蓝,云很轻,一缕缕飘过,像是轻轻抚摸我头发和心灵的大手;像父亲离世之前,第一次主动抚摸我头发的手掌,温柔、暖和……

每天中午,我从家里出发,自植物园山后的小草坪,开始一个小时的步行。

在大自然引领下,感受和思绪总有新的发现。它引着你放开原有的执着,也引着你沉溺于伤痛之中,但最后,它总能用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带你走出自我禁锢的密室,看到不同的可能。

植物园依山势伸延。花草树木是风景,远处的海港、海平线,远山的房子、树林,都是植物园景观的一部分。层层叠叠,乱中有序,变幻多端。

在季节的影响下,没有一天的植物园会重复昨日的景观。秋叶一天天地红了,一天天地淡了,一天天地落了……每一天,自然都会有一份让你意想不到的礼物,准备好,送给愿意领会它的人。

从草坪的小径下山,一定回头望向草坪另一端那棵孤独的小杉树。每天望向它,像是生命中某种固定的存在,有时候它立于湛蓝的天空下,有时候它身后的白云像是要张嘴把它吞噬,有时候天上的积雨云浓密得像要将它压扁;再有时候,细雨霏霏,它看起来和所有人一样,孤独。

不过这几天,都是晴天,阳光清透,空气没有了重量。人的心情轻快大好。

金黄色的枫叶挂在高高的树上,一片一片迎着背后的蓝天风中摇曳,阳光下耀眼得让人眯上眼睛,不可直视。

我在树下叹息,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最后的生命怎么美得如此张扬?让我有了在春天的时候,樱花树下看春花舞动的心情。是啊,所以法国哲学家阿尔贝·加缪才形容秋天为“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花”的季节啊。

我是一个人在笑吗?每一片叶子也和我一起笑着的吧?父亲也和我一起笑着吧?而你,也站在我身边,伴我笑了吧。

山下的花园,一个戴蓝色鸭嘴帽的男孩儿,抓起一把一把的松枝朝采蜜的小蜜蜂扔过去,脸上专注淘气的神情逗趣。

斜坡那边,一个金发少女走在秋日下,金光闪动的头发随着脚步飞扬,飞起来,再飞起来,撩拨着谁的心?我看着,呆了许久。秋天真好。

玫瑰园,玫瑰稀稀落落,是夏天最后的艳丽。我喜欢的冰山玫瑰还绽放美丽的白色花朵,花期很长,虽姿容不及前方粉红的达芬奇玫瑰耀眼。那浓妆艳抹的达芬奇夏日辉煌盛开的时候,是造物者精雕细琢得最完美的花朵,但少了冰山随性、不经意的温柔,也少了后者淡淡的幽香。

玫瑰园之后,爬上山坡抵达另一处草坪。一大片草坪中间竖立着亨利·摩尔的铜雕,一个巨大的抽象女体,尖尖的乳房、翘得高高的裙摆,让你感觉到她的快乐,然后和她一起快乐。

一个父亲和他的两个娃娃在草坪上嬉戏,小女孩朝山头最高最远的那棵树不停地奔跑,两岁的孩子跌跌撞撞的脚步很坚决,父亲在她身后大喊: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那棵树下!”女孩头也不回,指向前方。

父亲追上了她,牵着两个孩子的手走远。终有一天,你会怀念植物园里父亲温暖的手掌,如我。

太阳不那么猖獗的时候,我喜欢躺在这片草坪上,仰望那天上的千变万化。

太阳猖獗的时候,我就坐在山头的凳子上,看远山的房子。太阳下山的时候,灯火亮起,那远山就像是童话里的晶莹小镇,那里面都有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一路走着,不曾忘记回头,因为走过的风景,从另一个方向看去,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像看着往事,既熟悉又陌生。

那阳光中的树影,疏落的、浓密的、随风摆动的,引着你的视线到达远方的……影子是暗处的风景,因光明而存在的世界。

走一回威灵顿植物园,就赴了一趟心灵与生命的对话之旅。心情与思绪像植物园的山势一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思念的人藏在心底、伴在身边。无论谁都要好好地存在着,或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或在哪一处让人无法理解的空间。

回家路上,周杰伦无厘头的歌曲《红磨坊》在耳机上响起,节奏一颤一颤地,“哼哼哈兮、哼哼哈兮……哎哟哎哟喔嘿!”

于是就踩着那明朗的节奏,一步一步下山去。心情,秋高气爽。

可以沉溺,可以执着,但生命最终就必须不辜负那一片蓝天,必须幸福。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