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音痴的心声

订户

字体大小:

上周原本想写我的旧爱和新欢,写着写着,竟然写到Kishori Amonker和一休身上。但这就是写作让我着迷的地方,永远无法预料自己会被带到哪里。就算下笔之前胸有成竹,竹子也未必会乖乖地按照心中那幅竹子的形象生长。曾经有人夸口自己写下第一个字时,就已经知道最后一个句号会停在什么地方,而且通常无需多做修改,我很不以为然,我不觉得这样会有什么乐趣可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